夜半鬼叫门_丹晨(完结)(138)

周围一片死寂,静的让人觉的可怕,我一动也不敢动,因为我不知道我现在到底身在何处,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黑暗中伸出无数只手把我的身体撕的支离破碎。想到这我又不禁有些安慰,因为我现在跟本就没有身体了,我现在只是一个鬼魂,我甚至怀疑现在的我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存在。慢慢的我开始承受不了这种安静和孤寂,我开始没头没脑的拼命的奔跑,试图脱离这让人发狂黑暗和死寂。

黑暗!黑暗!无穷无尽的黑暗!漫无边际的黑暗!我不知道跑了多长的时间,看到的仍然是黑暗!我歇思底里的狂吼了几声,却发现我的我吼叫到了嘴边就变成了呀呀的声音,根本就发不出去。

我无力的躺到了地上,我该怎么办?我渐渐的闭上了眼晴努力的让自已的思维变的混沌,好想睡一觉让自已疲惫的心神得到安慰,多么想这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可怕的恶梦啊!

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了一丝的光亮,这丝光亮就犹如是为深海中迷失方向船只指路的明灯,让我顿时精神过来。

我就如同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拼命的朝那丝光亮狂奔了过去,也不知道奔跑了多长时间,终于我离开了那一片寂静到让人恐惧的黑暗,现在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小道的边上还是无穷无尽的黑暗!

在这条小道上,不时的就会有三三两两的鬼魂从我的身边经过,他们的样子非常的恐怖,有的是眼晴爆了出来,有的是肢体破碎,甚至还有的是抱着自已的头颅在走路,不过这些以经不让我在恐惧了,我甚至还有些兴奋,因为我不用在害怕了。

现在我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上最让人恐惧的不是鬼怪,也不是死亡,而是孤独。当你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任何人陪伴你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恐惧,这种恐惧是由心而生的,是任何事物,或是任何外在感观而产生的恐惧都比拟不了的。

我非常兴奋的跟着这些鬼魂往前走,虽然我不知道这条路到底是通向哪里的。就在这时后面居然有人在叫我,呵呵,其实在这种地方应该是说有鬼在叫我才对。

“李晨!是你吗?”我转过头看去,居然是张小萌!她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里呢?张小萌看到我后非常的高兴向我跑了过来,虽然现在看她的脸色苍白,没有一丝的血色,不过仍然摭挡不住她可爱的样子。

我问道:“你怎么也到这里了?”张小萌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本来在小树林中祈福的,没想到一转眼就到这里来了,这里的人好像都很奇怪,我和他们说话都不理我的,我都有点害怕了,不过现在没事了,能看到你真是太好了。对了,你知道这是哪吗?”

我听张小萌说了她的经历,我就大概的明白了几分。我估记她是被历鬼强行上身后,灵魂被挤出了身体,至于为什么她和我一样到这里,就不得人知了。

没等我说话,边上一个老头模样的鬼对她说道:“这里就是黄泉路了!”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让人感觉到从心里就发寒。

我到没有什么,因为我早就猜出来几分了。而张小萌好像还不知道自已以经死了,被老头鬼这么一说吓的尖叫一声,一下子就抱住了我,全身都在颤抖。

我觉的这时应该安慰她一下就说道:“不要怕,不要怕,这里不是还有我吗?没事的。” 张小萌慢慢的松开了我,露出了悲伤的表情对我说道:“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怎么会死了呢?现在怎么办啊?我好想我的妈妈。”鬼是哭不出来的,最多也就是做做表情,因为鬼以经没有了实体,所以跟本就没有眼泪。

老头鬼说道:“你们没有被困到迷失地就以经不错了,到了黄泉路算你们幸运,还想回去?还是老实的往前走吧。”听老头鬼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原来刚才我所在的那一片黑暗是冥界的迷失之地。

我和张小萌一直就跟着那个老头向前走着,看到黄泉路上不时的有来来回回的鬼魂在游离。老头鬼说道:“这些鬼都是在等着望乡台开放的时间,能到达这里的鬼魂都是通过的鬼判的审批,可以去投胎的,不过有些鬼魂放不下阳间的事物,所以天天都在这等着望乡台的开放,来观看阳间的事情,所以担务了投胎的机遇。”

我有点不解的问道:“大爷,我为什么没有经过鬼判的审批就到达这里了呢?” 张小萌也说道:“是啊,我也不明不白的就到这里了。” 老头鬼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到了这里都是要去投胎的,如果错过了时机投不了胎的话,那么就不知道要等上多少年了。”

的确正如他所说,在刚才一路上我们看到了不少穿着古代服装的人在来回的飘荡,这些人肯定都是错过的投胎的机会,所以一直游离在黄泉路上。

就在这时,突然间!在我的正前方凭空就出现了一座高耸的烽火台!那烽火台巍峨耸立,庄严无比,黄泉路上的鬼魂都疯拥的朝那烽火台飘去。

老头鬼向我和张小萌挥了一下手,然后大声的喊道:“快跟我走啊,望乡台开放了!” 老头鬼喊完后,奔着望乡台的方向飞快的飘去,我和张小萌紧紧的在后面跟随着。

当来到达望乡台下的时候,老头鬼停了下来,不停的开始拍打着自己周身上下,然后一步一步的向上走去。我俩也学老头鬼的样子,也拍了一拍周身上下,跟着他一步一步的向望乡台上走去。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北京赛车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