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鬼叫门_丹晨(完结)(175)

正所谓是命重三两三,吃不得吃,穿不得穿。命重四两四,一生劳苦不得志。命重五两五,平凡一生,不幸不苦。命重六两六,大富大贵,天天吃鱼又吃肉。嘿嘿!阁下前生积德,修来今生大富大贵之命,从你下生开始就衣食无忧,父母给你留下来的财富就可以让你享用一生了,瞎子我算的可对啊?”

老大听张宝华说完,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我们几个人也很惊讶,因为我们都知道,老大张猛家里非常的有钱,他爸是有着两家公司的大老板,每月光给张猛的生活费最少就得二万,要不然他怎么可能每个星期都能请我们吃饭呢?其实就是钱儿冲。

老大没有说话,但是显然以经是默认了。张宝华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得意之色,接着说道:“我们龙虎山的摸骨测命之法,虽然不能通天测地,但是推算普通人的吉凶祸福却是很少有出错之时。”

这张宝华不愧是出自龙虎山天师教玄门正宗,果然是有些本事啊!他就凭摸摸骨头就可以推算出别人的家境,真是令人难以想像啊!这道术还真不是我想像的那么简单。

张宝华故意卖弄,接着说道:“一个人的命理虽然重要,但是心数也一定要正。正所谓是心好命又好,富贵直到老。命好心不好,福变为祸兆。心好命不好,祸转为福报。心命俱不好,遭殃且贫夭。心可挽乎命,最要存仁道。命实造於心,吉凶惟人召。信命不修心,阴阳恐虚矫。修心一听命,天地自相保啊!”

陈一飞见张宝华算的准,也来的兴趣,伸出手对他说道:“请您帮我看看可以吗?”张宝华一搭陈一飞的手,向上推了几下,点了点头朗朗的说道:“阁下骨骼硬朗,手骨如斗,指骨如钩,想必一定是在衙门口当差……吃皇粮的吧?”张宝华边说边用手比画抓人的动作。

陈一飞一听愣了一下,他真没想到这张宝华一下就能说中,之后便是不住的点头,一脸配服的表情。张宝华看陈一飞没有出声就知道又算中了,面部又露出得意之色。

秦尧有心试探,把手伸给张宝华说道:“可以帮我看看吗?”张宝华的兴头上来了,接过秦尧之手,拿捏了一会说道:“阁下的骨骼精奇,想必也是道门中人吧?不知……师承何处啊?”秦尧笑着说道:“哈哈哈……师叔果然是龙虎山的高人,我的师父就是张宝川。”

本书首发 www.17k.com。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没有命的人

张宝华一听秦尧是师兄张宝川的弟子,立刻吃了一惊,站起身抓住秦尧的手激动的说道:“师……师……师兄他现在好吗?啊?”

秦尧也握住了张宝华的手说道:“师父他挺好的。请使用www.00ks.com访问本书”张宝华用手开始摸秦尧的脸,好像想知道他长的是什么样,当摸到秦尧眉心的时候,突然把手一下子缩了回来,就好像被电打了一下似的。

他喃喃自语道:“果然不是个平凡人?师兄他可真会挑啊!”秦尧被张宝华的举动弄的有些诧异,问道:“师叔,什么不是平凡人?”

张宝华嘿嘿笑了一下,摆摆手意思是不在说了,突然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前一段时间我查觉出这城市里面妖气冲天,阴魂聚集,后来又平息下去,想必也是你们所为吧?”

秦尧见张宝华问起,就把这一段时间我们所经历的事情,挑简要的大略和他说了一下。张宝华听完感叹道:“我还以为是有高人在降妖除魔,没有想到却是自家后辈,而我这个前辈却是一直无所作为,真是惭愧,惭愧啊!”

秦尧说道:“师叔,我们这次找你主要就是想请你帮忙,把那魉给除掉,因为她现在以经达到了‘阴阳合体’的最高境界,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在对付这个女鬼了,之前我还有几样法器可以把她镇压住,现在也全都损坏了。”

秦尧在这段时间驱鬼降魔的确是搭上了不少的法器,最开始对付严贞变成的魅损坏了天珠,接着就是变成魍的徐娜损坏了火灵石,镇压子母凶赔上了降魔杵,秦尧上次从家里带来的那点家伙事儿几乎全都没有了。

张宝华翻着白眼,掐指算了一会说道:“这女鬼本来早就可以达到鬼王这一境界,只是不忍心吞掉自已的亲生孩子才耽搁到至今,现在小鬼以经被灭,这女鬼为了复仇吞掉了自已的孩子,恐怕这怨气是谁……也化解不了的了。”

秦尧说道:“那就没有办法了吗?”张宝华说道:“那到也不是,万事都没有绝对地。虽然那女鬼以经是‘阴阳合体’,一般法器以经压制不住了,但是并不是说她就以经天下无敌了。

要知道天下万物都在五行相克之内,在强的厉鬼也有它薄弱的时候,只要能算准天时,就算她是存在千年以上的妖魔也可以把她消灭。”

就在张宝华还要说些什么,突然就听到屋外有人敲门!张宝华被人打断了说话,非常的不痛快,有些恼火喊道:“门没锁,要想摸骨算命的就进来吧!”

话音刚落,门吱呀!的一声就被推开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快速的走了进来。不对!不应该说是走,应该说她是飘着进来的!我们定睛一看,妈呀!这不正是那个来索命的女鬼吗?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北京赛车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