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鬼叫门_丹晨(完结)(297)

秦尧会意的点了点头对李梅说道:“现在唯一可以救陈东的,只有那只黑猫,如果你不想让陈东死的话就告诉我们如何才能抓到它。”李梅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低头寻思的半天才说道:“咪咪最近两年是很古怪的,它不允许我碰它,而且我不管喂它什么食物它都不会吃。”想了一会李梅又说道:“而且我还发现咪咪总是在晚上十点钟回家睡一会在半夜十二点的时候又出去,我也不知道它到底去哪了。”

陈一飞说道:“那么就是说晚上十点那只黑猫肯定就会回来是吗?”李梅点了点头。陈一飞看了一眼手表说道:“现在是八点四十二分,我们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先去吃点饭然后晚上去抓那只黑猫。”我们四人找了一家小餐馆随便的吃了一些便饭,在九点半左右返回了李梅的家。李梅回到家后,便把家中的窗户全部打开,然后等待黑猫回家。

秦尧突然想起了什么问李梅:“你家有香油吗?”李梅问道:“你要香油干什么?”秦尧说道:“先别问了,你家到底有没有?”李梅说道:“香油谁家没有啊,我前几天刚新买了一瓶。”说完李梅便去厨房取来一瓶还没有开过封的香油。

秦尧打开香油,然后拿过一个碗,倒了半瓶,在把张宝川给他的符纸点燃化成灰和进去,在拌上朱砂,一切准备好后对我们说道:“咱们还是先这个涂上吧,要不然如果我们三人中在有一人让那黑猫伤到就更不好办了。”

的确,这一张猫皮又怎么能救两个人呢?所以还是小心点好,想到这我们三人把香和朱砂符纸灰的混合体涂抺到脸上还有手上。那股味的确有一些特别的怪异,不用说猫,就连人也有些受不了。 李梅不明白怎么回事,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她没问,我们也没过多解释。

当挂钟走到十点的时候,我们都清晰的听到了一声猫叫!一只黑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以经站在窗台上了,可能是张宝华给我们的这个方子管用了,它好像没有感觉到我们的存在。我这才仔细的观察这只黑猫。这只黑猫非常的漂亮,浑身都是黑得发亮的毛发,一根杂色的毛都没有,它的眼睛特另亮,即使在这黑漆漆的夜晚,依然闪着亮亮的而又神密的光芒。

突然我觉的哪里有些不对劲,是哪里不对劲呢?胡子!对!是它胡子的颜色!在月光下细细地打量,果然!它的胡子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是红色的,是那种黑黑的红,腥腥的红,宛若刚刚干涸的鲜血。这黑猫警惕的扫视着屋里的一切,我们三人一动没动,这时李梅正好刚从厨房走到方厅看到黑猫后失声叫道:“咪咪你……”那黑猫好像感觉出了李梅的紧张神色,喵了一声转身跳出窗外。

陈一飞一见那猫又跑了,马上吼道:“这回千万不能在让它在跑了,快追!”说着他两步窜到窗户边上,用手一扶直接就跃了出去。李梅家是二楼,按陈一飞的身手从二楼跳下去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我可没有他那两下子,要是学他不一定摔成什么‘妈’样呢,只能是和秦尧飞快的从门口跑下楼紧追陈一飞。

当我俩下楼的时候陈一飞以经跑出楼区了,我们俩只看到他的一个背影,所以只能是紧紧的在后面跟着了,这一人一猫速度都够快的,我和秦尧一阵疯狂这才勉强没有被落下。也是那黑猫时而停下,时而慢慢走步,这才没把我们甩掉,要是一个劲的狂奔早就没有踪影了。这时我才有点从心里配服张宝华,要不是他给了我们这个香油和纸灰的方子,肯定跟不住这个黑猫。

我们三人就这样跟着这只黑猫足足走了能有二个小时才停了下来,这时我们以经来到了一片荒郊野地,似乎以经出城很远。一看时间以经是夜半12点多了,陈一飞低声的说道:“这一代的地形很是复杂,你们跟着我,千万别走丢了。”我来到这城市后就听别人说过,这一代地势极为复杂。这一代是以前抗日联军与日本鬼子交战的地方,其中最出名的故事就是电影上演的《八女投江》。

突然那黑猫一闪便不见了踪影,我们急忙上前查看,找了半天居然没有找到那黑猫的踪迹。按常理说,快也不可能在一瞬间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面,难道它还会上天遁地不行么?遁地?想到这我对陈一飞和秦尧低声说道:“那只黑猫会不会钻到哪个地洞中去了?”

陈一飞的眼前一亮说道:“对啊!张叔说过这黑猫想必是利用古尸来修炼邪术,弄不好现在真的钻到哪个古墓中去了。”我忙捂住右眼用左眼仔细观查四周,发现这一代的地势非常的特别,我所在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小土包,在正前方还有一快向前凸出的一小块山丘整个的形态有点像一个狗的脑袋!我俯下身又看了看地上的土,发现都是一些**的烂泥,我突然就想起在《生死相术》中的风水篇有这样一段记载。“养尸地”分为“死牛肚**” 、“狗脑壳**” 、“木硬枪头**” 、“破面文曲**” 等等,这些凶**最大的特点就是“土不成土”,凡是埋入这样墓**的尸体十有**会变成僵尸。

而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应该就是里面所借绍的“狗脑壳**”, 《生死相术》中的风水篇只是借绍了几个这样凶**的例子,写的并不是很详细,所以我也不知道这“狗脑壳**”里面会有什么样的凶险,不过既然来了,不管是什么样的龙潭虎**也要进去瞧个究竟。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北京赛车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