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鬼叫门_丹晨(完结)(34)

到了屋外面,我转身对刘丽说道:“小刚碰到的事非常的危险,你还是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应付的,你去了也不一定能帮上什么忙。”刘丽没有说话扶住了我胳膊向外面走去。说实话我很愿意让刘丽抓着我的胳,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那柔若无骨的手。但是一想到我有阴阳眼顿时就有些丧气。

我喃喃的说道:“丽丽……说实话我……”我很想说我也喜欢你,但是我却一点勇气也没有,我现在有什么权力说这些呢?刘丽说道:“想说什么你就说,别吞吞吐吐的。”去他娘的,死就死吧,不管怎么样我要把自已的心意说出来。我狠下心说道:“丽丽……其实我也是非常的喜欢你,只是像我这样的人是不可以和别人发生感情的,因为有阴阳眼的人命很硬,和有阴阳眼的人发生感情会被克死的,我地六姑就是个例子。”

刘丽对我说道:“李晨,你不用多说了,我做出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我不管以后会怎么样,我只相信……现在我的选择是对的。虽然你这人很闷,也不会讨女孩子欢心,但是没办法,我就是喜欢你。”我实在无言以对了,对面着刘丽对我赤诚的感情,我又如何的去拒绝?我只盼望时间可以冲淡这一切,我真的不想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因为我而断送性命。

我们二人没有在说什么,只觉的相互之间又靠的近了一些。很快的便来到了小刚的家。小刚的家是一栋二层的小楼,还带着一个院子。因为小刚的父亲是我们这最早的包工头子,所以他家特别的富裕。按理说他家应该过的挺好,但是天下没有完美的事,他的母亲因为受不了他的父亲常年不在家,最后和他的父亲离婚了,小刚一直都是跟着他父亲一起过。

我敲了敲他家的门,半天没见有人来开门,我又敲了一会,小刚才把门打开。我看到他蓬头垢面的,神情也非常的憔悴,好像这几天都没洗脸的样子。他开门后一看到是我,就好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眼晴一亮,一把拉住我,高兴的对我说道:“晨子,你可来了,前两天你告诉我的方法还真管用,那个女鬼果然不敢压我的床了,不过那个女鬼就在我的床边飘来飘去的,一直要等到天快亮了才肯离开。”说完他看了刘丽一眼,似乎不想让刘丽看出他害怕的样子。

刘丽不知道小刚家的情况就问道:“你爸不在家吗?”小刚说道:“我爸常年都不在家的,我家就我一个人住,你们快进来吧。”他好像怕我们走一样,使劲的把我拉了进来,刘丽也随着跟了进来。

看过本书的朋友麻烦您,轻轻的点击一下加入收藏,这就是对本人最大的支持了。当然如果有鲜花与票票更好,谢谢!!!!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前世今生(二)

我忍着头痛对他说道:“你放心吧,今天晚上我不走了,就在这陪你,看看她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小刚把我们让进了他的家,虽然我和小刚是好朋友,但是我还是头一次来他的家。他的家很漂亮,屋里的家具也都非常的高档,在方厅还放有一架钢琴。小刚的卧室也很大,他的床是双人床很大很软,我们靠在床边坐了下来,谁都没有一丝的睡意。小刚打开了电视,心不在焉的看着,我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很复杂,丝毫没有看的意思。可能只是为了壮胆而以。

就在墙上的挂钟快要指到12点的时候,我突然隐隐约约的听到了有女人唱歌的声音,那歌声十分的空灵,好像就在耳边,又好像是在很遥远的地方。但是我感觉那歌声……绝对不是我们所在的这个空间可以发出来的,应该是……来自地狱

那歌声唱的是依依呀呀,哀哀怨怨的,十分的动听。但是其中却透着一丝怨恨、一丝血泪、还有一丝极为诡异的味道在里面。把我内心中出所有的恐怖感觉全部的引发出来,我只感觉自已的头皮发凉,头发根开始发炸。心里有个声音在喊:快跑啊!快跑啊!

我也很想拉着刘丽和小刚离开这,但是如果到了外面一片漆黑的环境,就更加的没有保障了。到时有可能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所以还是静观其变,也许还会有周旋的余地。小刚也听到了这歌声,他显的十分的不安,带着哭腔对我说道:“晨子她来了……她又来了……”

刘丽却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一样,左右的看了看问道:“谁来了?”这时候我也没有时间理她。我对小刚说道:“别害怕,把你的头发梳到后面,把额头全都露出来,人的额头和双肩都各有一盏命灯,只要这三盏命灯不灭就算在厉害的鬼也拿你没有办法。”听了我的话小刚马上把头发全部背到了后面,把额头露了出来。其实我这么说也只是为了给他壮壮胆,虽然人的额头和双肩都各有一盏命灯这是真的,但是面对这样怨气极大的女鬼,这种方法却是一点用也没有的。就好像是水虽然可以浇灭火,但是如果水量不足够浇灭火势的时候,水也能是被火烤干。

就在这时,那歌声好像是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我感觉到每一句歌声都夹杂着恐怖和死亡的气息,似乎要把我们推向地狱的深渊。我听清楚了,这个女鬼唱的是在旧社会三十年代的时候,最流行的小曲《叹十声》。

烟花那女子/叹罢那第一声,思想起奴终身/靠呀靠何人。

爹娘生奴/就没有照管,为只为家贫寒/才卖那小奴身。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北京赛车人工计划